曦晖🍃🏆‎‎🎩

【全职高手】【叶修个人】【绝症梗】良夜(下)

马_(:3」∠)_隔段时间重温

什么我不告诉你:

12


谁也没想到化疗带来的不良反应会这么剧烈。


当时新赛季还有一周左右就要开始,所有队员都在做恢复性训练,实在抽不出人手,最后老板娘亲自跑了过来——放眼全联盟,大概只有在兴欣,会派老板亲自来给前队长当陪护——结果没有几个小时,所有人又纷纷抛下电脑,跑到了医院。


叶修躺在床上,他现在是真没精神再开嘲讽了,有气无力地,嗓子哑得几乎听不清:“干什么?化疗没见过?”


“没有啊老大!”包子说。
方锐给了他一肘子。包子不满地白他一眼:“实话!没事,见了觉得也没啥。”


“是没啥。包子你说得对。”叶修笑了一下,很疲惫的样子。


包子说:“老大你想吃什么?我给你买!”


叶修当时脸色就变了,压制不住的生理反应。苏沐橙连忙跑过去扶他起来,一番忙活,折腾得大家都一身汗,这才安顿下来。莫凡说:“别提那个。会恶心。”


他还是没什么表情和语气,眼睛里却分分明明写着谴责。包子愣了一下,有点失落地说:“哦。”


“……唉,老叶你这……”方锐想说什么,又叹息,“没事吧。”
叶修淡淡地回答:“嗯。”


他看起来疲倦极了,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。可是应的这一声,还是带着不容置疑的利落和威严。苏沐橙握住他的手,试图温暖他冰凉的手指,叶修的手在被她握住时略微动了动。


苏沐橙再看,他手上有明显的针眼。


带有强烈杀伤力的药物顺着针头流入身体,刺激血管,烧灼般的痛感从手背的位置开始爆发,流遍全身。


那可是属于斗神的手,修长,漂亮,强悍,稳定,敲打键盘的动作让人眼花缭乱,战矛却邪上的炫纹漫天飞舞,君莫笑手中的千机伞变幻无穷。那是一双天生用来夺取胜利的手。


叶修抬眼看她,浅浅笑了一下,见她不再有动作,甚至反过来握了握她的手指。
苏沐橙默默松开了他的手,不敢再碰他。


13


陈果每天医院和兴欣两头跑,疲惫得屡次在地铁上睡着。苏沐橙抓紧不用训练的一切时间,争分夺秒地来替她的班。魏琛试图带着电脑来医院,接着带公会打BOSS,新赛季刚刚开始,他们太需要材料。叶修身残志坚地躺在床上探着头出主意,然后被护士骂了一次又一次。


新赛季第一场常规赛,兴欣取得了8:2的好成绩,算是开门红。赛后记者发布会上,全队都显得有点心不在焉,连包子都不再语出惊人。苏沐橙看了一眼,发现他正低头拿手机百度“化疗的不良反应及注意事项”。记者开玩笑道:“苏队长在想什么?兴欣可是上个赛季的冠军队,是不是在想,今年怎么带领兴欣继续赢下去啊?”


苏沐橙微笑回答:“算是吧。”


“那么继叶修之后接任队长的第一场比赛,苏队长有什么感想呢?”
“我再次确信,叶修是一位伟大的队长。我也相信,兴欣会继续赢下去。”苏沐橙回答。


叶修笑笑,把遥控器递给了同屋等着看新闻联播的病友。


然后等晚上大家都过来的时候,他说:“小乔今天团队赛心急了,要不是莫凡在团队频道里提了一句,整个队的节奏都能被你带飞了。莫凡今天做得不错,开始有大局观了,很好啊哥很欣慰。沐橙,控制节奏本来该你来做,第一次当队长是不是还有点紧张?”


苏沐橙重点完全不对地质问:“谁让你看电视了?你昨天晕得连枕头和输液瓶都分不清了!”


“胡说八道,我明明能分清。”叶修说,“……连看电视都不让了?黄世仁啊你们!”


陈果正好打水进来,一看屋里这么多人,当即放下热水瓶质问:“谁让你们来这复盘了?叶修这两天正头晕恶心着呢!走走走你们人太多了。”


叶修哑然半晌,摇头笑了。


14


那天正好跟蓝雨的比赛,赛事结束后大家简单聚了聚,席上喻文州问:“苏队最近怎么了?”


黄少天附和:“是啊是啊苏妹子你心里有事吧!是不是老叶走了你觉得有压力啊?没事啊,那个不要脸的都能当十年队长,你怕什么呢。实在不行你大不了打个电话问问他,哎我忘了他没有电话……”


都是黄金一代出身,虽未并肩作战也默契深厚的伙伴。苏沐橙看着喻文州举着杯子含笑的眼睛,以及黄少天语速飞快的关心和支招,索性就说了。


常先当时也在场。他早把兴欣混成了半个家,居然也没人注意到,然后就一字不差都听去了,死活要一起跟去医院看一眼。


叶修没顾得上看那期的比赛,烧得昏昏沉沉辗转反侧。方锐守着他换毛巾,看到这一群人,打招呼:“哎哟,都来了啊。”


“叶队这是……?”喻文州非常不敢置信地问。
黄少天走到床前,目光闪动,好像想说很多话,想了想只是问:“老叶醒着么?”


“嗯。”叶修说。


“还认识我?”黄少天俯下身仔细地看着他,“头疼?”
“看见你就疼……”叶修说。


黄少天翻了个白眼,没说话。


陈果已经走过去和方锐低声交流了:“还烧啊?多久了?”常先没人管,愣愣站在门边,半天才想起来问:“叶、叶队?”


叶修视线转过来,轻描淡写地跟他打了个招呼,说:“小常啊,这个不能报道出去。”


“啊,叶队你放心。”常先语无伦次地说,“不是,怎么回事呢?这怎么搞的?上次看不是还好好的吗……”


黄少天不耐烦道:“哎呀你少说几句吧,我看他好像是头疼呢。”


叶修讶然:“你是黄少天吗?我这辈子居然能看见黄少天让别人少说几句?”
“滚!”黄少天骂他。


“叶队。”喻文州沉默半晌走过来,非常认真地看着他,“有困难就说。”
叶修笑道:“没有。放心。多大事儿。”


“唉老叶你真是,让你平时作死。”黄少天说,“一定要回来啊。”


叶修目光闪动,似是想起几年前的那一个冬夜。一场比赛身价几十万上下的剑圣偷偷钻进网吧,坐在黑暗寒冷的角落里,帮他打一个小副本。如今蓝雨的正副队长并肩站在病床前,他笑道:“嗯,等我回去接着虐你们吧。”


喻文州说:“乐意之至,那叶队可得抓紧啊。”


15


叶修本来也没想瞒,渐渐地相熟的人也就全都知道了,但并没扩散出去。常先真的一个字都没写,知道的几个人也很有默契地绝口不提。粉丝们还以为兴欣的前队长退役后就去周游世界了,鉴于他以往也动不动消失得无影无踪,大家一点也不意外,只是偶尔看比赛时还会感慨一句:要是叶修在的话……


可是叶修现在,也无能为力了。


他第一次见识到鬼门关长什么样儿的时候,整个兴欣彻夜未眠,一群人或坐或站等在抢救室外边。杭州的冬天湿冷刺骨,陈果身上盖着件队服外套,歪在椅子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,一直紧紧攥着苏沐橙的手。


苏沐橙从小被照顾得好,冬天出门必定裹得严严实实,这是第一次穿着身单薄的睡衣就跑出来。她披了男生们贡献出来的好几件外套,还是冷,又冷又茫然,心空落落的。


她今年不过24岁,人生的前半段有哥哥细心呵护,后半段陪伴她的人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。难道年纪轻轻,就要经历两次离别?


第二天清早叶修终于睁开眼睛,对她露出一个疲惫的笑,苏沐橙喜极而泣。


两三天后苏沐橙坐在叶修床边削苹果,也不知是出什么神,把好好一个苹果削得七零八落。叶修叹气,自己捡起一个苹果啃,他根本没有食欲,不过是强迫自己吃而已。苏沐橙放下水果刀说:“我想请个长假。”


叶修挑眉:“请什么假?”
苏沐橙说:“我有点怕。”


叶修啃了口苹果,说:“你可是兴欣的队长。”
苏沐橙沉默了,然后她说:“叶修,我就你一个哥哥了。”


正中红心。叶修无奈,想你跟叶秋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愿意用这招对付我?他说:“那兴欣呢?”


苏沐橙摇摇头。


“沐橙你看着我。”叶修说,“你十五六岁的时候非要进嘉世训练营,当时是怎么想的?”


苏沐橙说:“叶修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。我是喜欢荣耀。可是一直以来的愿望,也只是在你身后跑个龙套而已。现在……我不能……”


她深深吸了口气,看着病床上的青年,那人身形消瘦,但眉眼依旧温和又锋利。总是落落大方的姑娘勉强笑了一下,说:“叶修,你也知道突然失去亲人是什么感觉。再来一次的话,我可能就受不了了。”


“那兴欣呢?”叶修还是那句话。
“叶修!”苏沐橙说。


叶修不说话,就安静地看着她。苏沐橙苦笑:“行,我放不下。怎么办?”


无论当初选择这条路,是因为对哥哥的怀念,对荣耀的喜爱,还是想帮帮叶修……投身荣耀近十年,一切目的早已变得纯粹。这片土地能燃烧尽所有杂质,留下单纯的、全心全意的热爱与痴狂。


曾经只想跑个龙套的姑娘如今已经是一支冠军队的队长,沉甸甸的爱与责任压在她肩头。真的能说走就走吗?真的能离开这个十年来投入了所有心力的舞台吗?


“我当年没拦你进嘉世训练营,今天也不会非要你走或者留。”叶修缓缓地说,“但是沐橙,可以为难,不用后悔。我最后什么样,或者是你哥当年,跟你的选择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

苏沐橙说不出话来。


“行了沐橙,别哭。你哥肯定挺为你骄傲的,你怎么选都是。”叶修说。
苏沐橙点点头,哽咽着说:“那我……等到一帆能接班吧。”


16


那个赛季,兴欣的年轻人们一直疯狂地逼着自己成长。他们的前队长不在场上了,没人会再大爆手速来一个聊胜于无的治疗,没人会再半强迫地带着那个忍者学会融入团队,也没人再盯着他们,说:干得不错,继续努力。


谁都不想打完比赛到医院后被叶修带着复盘,那太耗心力了。他们只希望场场连胜,让队长看一看,兴欣并非离了他,就配不上冠军队的名声。


第十一赛季兴欣止步亚军,新闻发布会后新科冠军队全体浩浩荡荡奔向了医院。叶修说:“哎,干什么你们?刺激我是吧?”


韩文清哼了一声,张佳乐在他眼前晃来晃去,大笑:“哈哈哈老叶你也有这一天!看得着摸不着!哈哈哈哈哈哈哈羡慕吧!”


叶修真诚地叹了口气,说:“张佳乐,我羡慕你干嘛啊?哥都嫌冠军戒指太多了带不下你知道吗?”


他今天说什么都不能影响张佳乐的心情,自第三赛季之后青年第一次笑得如此灿烂,身上的忧郁气质一扫而光。叶修说:“去去去,小宋快把你们前辈拖走,伤眼睛。”


“叶修前辈怎么样了?大家都很关心您。”张新杰说,“我对这一领域涉猎不多,提不出什么建议,但也略做了一些学习和调查。这里是我整理出的一些调养和锻炼方案……”


叶修一看他那精确到分的时间表就头疼:“新杰啊,不用了。”


“……仅供参考,具体我建议您同医生咨询。”张新杰严谨地坚持把话说完,“队里的大家都很关注您的情况,队长也出了一份力。”


“哎哟老韩啊,”叶修感慨,“我可真荣幸。”


韩文清没说话。


他在职业选手中属于异类,看着有点像专业打拳的。叶修跟他一比本来就像是弱不禁风的小青年,现在身体衰弱,对比更是极其强烈。他往边一站,看着就像是绑匪和被打残疾的人质。


可是就是这样的两个人,碰撞了十年。从头到尾,互有输赢,悲喜交加。那是属于至高的王者的领域,十年对手,容不下第三个人。他了解叶修,深知这个瘦弱青年的身体里,有怎样一个强悍而骄傲、冷静又热烈的灵魂。


“老韩盯着我看什么?没见过啊?”叶修问。


韩文清问:“你怎么样?”
“我?”叶修笑道,“我这不挺好的么。”


病房容不下这么多人,霸图的队员们进来看了看,很快退了出去。韩文清的气场也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,面对本尊时尤其如此,陈果实在受不了跟他长时间共处一室,索性挥挥手,整个兴欣都出去跟霸图一起蹲墙角了。


“哎我是不还没祝贺你啊,恭喜啊老韩,第二个冠军。虽然战绩还是比不过我,但也不差啦,不要失落。”叶修慢悠悠地笑道。


“我以为你退役就回家了。”韩文清皱着眉,扫了他一眼,觉得不管是皱巴巴的T恤还是整洁的病号服,穿他身上都特别刺眼。“结果现在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,你看看你丢不丢人。”


“哎韩文清同志你不要太嚣张啊!”叶修叫道,“现在给我一台电脑,照样虐你信不信?”


“我也想要一台电脑。我现在特想揍你。”韩文清冷冷道。


叶修缩缩头:“文明竞技啊,不提倡真人pk。你看哥的原则一向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,能赢就行了不要斩尽杀绝……”


韩文清说:“我要退役了。”
叶修愣了一下,说:“哦。”


他往后一仰,感慨:“我跟你说,前几年我有时候就想,是不你永远也不能退役,等着跟我从头到尾斗到地老天荒呢。你要也退了……我们这些第一赛季的老家伙,就没人了。”


韩文清说:“我也总以为你不能退,结果第八赛季说走就走了。”


叶修说:“我是不应该道个歉?”


韩文清说:“为什么要回来?”
叶修问:“你为什么去年不退役?”


韩文清说:“无聊。”
叶修笑起来。


要么拿个冠军,要么倒在路上。这些人啊,无论看起来多冷静,骨子里都决绝得近似疯狂。


“不退役,拒绝国家队,是为霸图的冠军。为今天。你清楚得很。”韩文清站起身定定看着他,说。“我从来不相信真的有什么坎儿过不去。”


“我信。”叶修心平气和地说,整了整病服的领口。“从我穿上这身衣服起。我经常这么想。”


“你……”韩文清说。
“怎么了老韩,你真以为我是神啊?”


韩文清问:“你在害怕?”
“挑战赛对嘉世的时候,我准备了一年。”叶修淡淡道,“这不一样。”


叶修看似气定神闲,实际走得很艰难。这与过去那次跌落王座不同,他被拖进一个一无所知的领域,毫无预兆,毫无计划。毫无根基。


他变态到离谱的自信从来都建立在实力上。如今却不得不一步一回头:当所有引以为傲的技能都被剥夺,如今只剩下一副清清白白的躯体和灵魂,还要怎么走过去?


有些话他只能跟韩文清说。不是他在示弱,而是太知根知底,在对方面前,已经不需要用缄口不言这种方式来展现自己的强悍了。


韩文清道:“哪里不一样?你不还是你么?”


“是啊,这是我唯一的倚仗了。”叶修道。


“够了。”韩文清说,“跟我斗了十年的那个人,不管用什么账号,不都是你么?”


“是,够了。”叶修笑道。


谁都不知道他凭什么看起来还是那么变态的自信,就像用了不知什么手段,强硬地压下了所有恐惧和自我怀疑。


17


而后苏沐橙请了长假,兴欣新任的领袖对着镜头,仍然紧张却自信,再不是当年试探着使用鬼剑的小少年。他说:队长,你看着吧。


苏沐橙和叶修分别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和病房里,同时应了一声。


叶修的情况并不乐观,化疗效果不明显,还被各种不良反应折磨了整整一年,每天都看起来极其疲惫。与第十赛季总决赛时那个意气风发的王者相比,几乎成了两个人。但这样走到粉丝面前,想必还是能被一眼认出来的——斗神那满身的优雅气度,那种坚韧与骄傲,十年如一。


叶秋昨天打电话过来说转院吧,趁着现在病情还算稳定,今天大家都过来帮着收拾东西。其实也没什么私人物品要收拾,叶修本来除了游戏就没什么爱好,他这个人有情有义,却几近无欲无求,是真真正正配得上别人叫一声“叶神”的存在。陈果硬是把放着君莫笑和沐雨橙风的两张卡塞给了他,说带着吧,除了你们,一时真没有别人能用。


“老板娘,你这么个管钱法,也就是在兴欣吧。”叶修感慨。


“别人家的老板我还不乐意当呢!”陈果说。


“是是是。”叶修妥协,看着苏沐橙把那两张卡妥善收好。


这两张略显陈旧的首版卡,承载的是三个人的荣光。曾经生机勃勃的少年永远留在了时光里,如今看淡生死,留下的只有怀念与感动,并愈加觉得,生命美好。


“我跟你说过吧,总有一天我要把一叶之秋拿回来。”陈果说。


叶修无奈:“老板娘你何必呢,小唐不乐意用那个账号,训练营里连个能接班的战法都没找着呢……”


“我乐意!拿回来给你放着都行!”陈果说,“兴欣到底是你管账还是我管账?”


“你管你管。”叶修再次妥协。


陈果又说:“但是现在没钱。轮回也不放。你可得等着。”


“……我等。”叶修笑道。“你放心吧,我一定等着那一天。”


一年来邻床的病友换了又换,生死悄无声息地轮回,现在是个四五岁的小孩儿,精力旺盛,玩具满病房乱扔,陈果收拾东西的时候在墙角捡出一个齐天大圣的玩偶,她出了会儿神,突然想起来几句歌词。


戴荃的《悟空》。


月溅星河,长路漫漫。
风烟散尽,独影阑珊。


谁叫我身手不凡?谁让我爱恨两难?


踏碎凌霄,放肆桀骜。
世恶道险,终究难逃!


她有些仓皇地去寻找叶修的身影。那个青年已经走出住院楼,等在门外。他终于换下病服,七月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洒了满身,整个人像是披了一层金光,清瘦如一杆立在晨光中的竹。他仰起头微微挑起唇角,神色间是一如既往懒散的笃定,甚至近似于威严。


整整一年的折磨过去,他身上竟然不沾半点死气,几乎不像刚从医院走出来的人!


陈果突然松了口气。这不明来由的大悲大喜,让她急促地喘息了几下,跌坐在床上,捂住嘴,泪流满面。


18


医院根本没有空余的单间,叶秋差点把整家医院都买下来。后来叶修说:“唉,合住就合住吧,住单间我可不能保证不抽烟。”


叶秋一想也是,于是不管他了。


苏沐橙老实不客气地去抢了个解说的活儿,几个月后开始单独主持一档节目。她不怎么回自己买的房子,有事没事待在叶修病房,总能遇上叶秋。叶修经常惆怅地杵在窗边吐槽:唉,我觉得还是杭州好一点儿。我已经一周多没看见蓝天长什么样儿了。


叶秋说:“只要你能好起来,我送你上青藏高原看蓝天都行。”
“你就那么急着让哥上天啊?”叶修惊道。


叶秋:“……”快滚好吗烦死了!


叶修其实不怎么需要陪护,他的强悍有时特别让人无可奈何。他拒绝表现得像个病人,或者说可以认病,但是不认命。


他有多热爱荣耀,就有多热爱生命。要不是手上常年带着的针孔和病服,他在走廊里走一圈简直百分之百能冒充病人家属。


苏沐橙有时候会怀着侥幸觉得,叶修可能根本没病。一个重病患怎么可能拥有这样闪光的眼睛,和这样从容的笑容?


很难想象叶修是怎么坚持下来的,或者根本无需坚持,他天生有这样的本事,将一切坎坷磨难视为无物。他的心灵是闪光的,那光芒热烈纯粹耀眼,焚尽一切黑暗,涤荡所有死亡。


日渐残破的躯体,关不住一个这样坚韧丰盛光明的灵魂。


上天怎么舍得收走一个这样的人?上天怎么可能打败一个这样的人!是不是这一次,在已经被命运数次开过残酷的玩笑之后,她真的可以相信,人定胜天?


没完没了的化疗,没完没了的折磨,没完没了的抢救。然后他一次又一次,险死还生,睁开眼睛看着他们,用尽全部力气微笑。就像是觉得这样的磨难还不够看,抑或是觉得这尘世实在太值得眷恋。


他可是叶修啊。或许这次真的束手无策了,可是怎么能指望他认输呢?他可是叶修。


他不想走,谁能强迫他离开?
陶轩做不到,嘉世上下做不到。即使所谓命运,也做不到。


19


照顾一个这样的病人,其实跟比赛差不多,都是玩心跳。只不过这次,叶修不再是随时准备好应对突发事故的那个。


和在赛场上一样,撞几次新秀墙,自己就练出来了。和当初的陈果一样,之前苏沐橙面对化疗反应都会吓得惊慌失措,如今却可以镇定地一个人坐在床边,整夜整夜守着高热昏迷的叶修。


人的力量并不在于肉体,而是精神。即使日渐衰弱,叶修只要存在,就能让人觉得安心。


那天叶家三口都在,苏沐橙也在。叶修刚刚缓过来些许,躺在床上,看起来虚弱而冷静。他说:“我跟医生谈过了,他说应该可以考虑一下骨髓移植。”


“不说能不能找到配型。就算能,风险也太大了。”叶母说。


“现在已经谈不上风险了。要么是一,要么是零。再这样挣扎下去,也不过是把死的结局延迟几天。”叶修说,“我可不想挣扎着等死。”


苏沐橙说:“我们可以再等等……”


叶修打断他,用一贯做战术分析的语气,清晰而冷静地说:“沐橙,你是职业选手,你知道我们上场就是为了赢的,没有‘晚输几分钟也好’这种说法。”


他说:“我不想去面对一场结局已经注定的战争。”


没人能说服叶修,他们到最后只能妥协。然后是无穷无尽的检查,测试,等待……苏沐橙刚刚有些平静的心猛然又悬了起来。这不是之前缓慢而无望的与死亡的抗争,这是孤注一掷,你死我活的决战。


这不是荣耀,这是叶修完全没有把握的领域。他能赢吗?


叶家几口人一一试过,最后显示叶秋的配型符合。苏沐橙并不觉得松了口气,反而更悬心,最后一次问他:“你真的要做吗?”


叶修看着她笑笑,说:“其实我是第一次,对自己的战术一点把握都没有。”


“还做吗?”苏沐橙的语调有一些无法抑制的颤抖。“再想想吧,求你了。”
“做。”叶修回答,“我这也是第一次,这么想赢。”


活着是一场擂台赛。对面轮番上场,己方只有一人。没有人头分,他必须保证自己稳稳地站到最后一刻。


因为对于叶修,输从来不是一种选择。


手术前一天是5月29号,叶修和叶秋的生日。病房不能喧哗,叶修又一直没有胃口,蛋糕也没吃。一家人待在病房,安安静静的聊天。叶母随手打开电视,调台。


苏沐橙的脸出现在电视上,微笑着。


一家人都安静了。叶修微微支起了些身子,很疑惑的表情。苏沐橙的节目不应该是今天播出,她一般都会周末晚上和叶修一起看,边看边吐槽。


“《荣耀之家》特别节目,我知道你们很意外。”苏沐橙微笑着说,“今天是一个人的生日。他是我的好友,也是荣耀史上最伟大的传奇——啊,你们知道,他是叶修。”


她做了个手势,身后的背景开始变化,大江南北刹那间穿越,全国的景色在眼前一一展现。镜头由联盟二十支战队,每一支战队俱乐部上的队徽穿过,最后定格在兴欣鲜艳如火的红色上。


“叶修退役至今,又快两年了。知道大家都很关心他的近况,希望他一切都好。——嗯,对,我确实知道,但是不能说。”苏沐橙俏皮地笑着说,“《荣耀之家》栏目组,耗时一个月完成今天这档节目,是想让大家知道,也想让退役后不知身在何方的叶修看到,他从未被忘却。”


节目组看来是一家家俱乐部扫过去的,一个都没落下。首先出现的是微草,一群年轻人聚在训练室里对着镜头大喊叶神生日快乐,今年刚刚退役的王杰希负手站在一旁,淡淡地笑。义斩还是那几个人,楼冠宁说谢谢叶神带我们走上这条路,有事您说话。轮回的队长依旧很安静,江波涛说祝前辈生日快乐,周泽楷重重一点头,补上一句:“前辈加油!”


然后是霸图,现任队长张新杰简洁有力地一点头,说:“生日快乐。”又说:“韩队让我转告您,好好活着。”蓝雨的那几分钟里黄少天抓紧机会滔滔不绝,喻文州抬手止住他,微笑着说我们还在等前辈指教。嘉世已褪去稚气的少年王者严肃地说:队长,很期待有机会再次与您并肩。


再然后是烟雨,百花,雷霆,皇风,三零一……


叶修征战这十年,有过多少对手,就交下了多少朋友。此时一一回顾,有多少荣耀,就有多少情谊。


最后是兴欣。


“嗨,叶修,好久不见。”陈果微笑着说,“那个晚上你带着一身雪花冲进来,我现在还觉得,就是昨天的事呢。什么时候想回就回来吧,C区47号机始终留给你。”


乔一帆说:“队长,生日快乐,谢谢你。”
安文逸微笑,说:“谢谢。生日快乐。”
然后是方锐,莫凡,伍晨,关榕飞,魏琛……整个兴欣。


他一手创建的,如今生机勃勃的王朝。


再然后是网游截图,世界频道上飞过大片大片的“生日快乐”,叶修依稀辨出几个熟悉的ID:田七,蓝河,月中眠……他们一遍又一遍刷着“叶神生日快乐!”“队长生日快乐!”“叶修是永远的斗神!”“你的荣耀不败!”


镜头定格在列屏群山的无尽苍莽中,逐渐淡出。


“队长,生日快乐。让我也这么说一句——以一个曾经的嘉世和兴欣成员的身份。”苏沐橙微笑着说,“我们与全联盟一起准备了一份礼物,一盘《星际穿越》的录影带,虽然以我对叶修的理解,比起科幻片他可能更爱看《海底总动员》。节目组原本的打算是邀请各位选手,录一首诗朗诵,不过因为英文水平的限制——”


幕后传来了咳嗽声。


苏沐橙笑着说:“总之不提了。原本的计划未能成行,但还是希望这份礼物能够送达叶修手上。'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',叶修拒绝平庸和沉沦,也拒绝放弃和妥协,所以才能一次次攀上高峰。我想,这是叶修十年征战,贯彻到底的一句宗旨,也是我们对他,最高的敬意和祝福。”


“生日快乐,叶神。让我用一句老套的话来结尾吧——你的荣耀永不落幕。”


病房里也陷入了静寂。过了一会儿,叶秋问:“你看过《星际穿越》吗?”


“看过。”叶修说。


他知道朋友们试图告诉他什么——
人类永远不该放弃光明,正如不该放弃追寻苍穹。


20


叶秋在手术前跟苏沐橙说:“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庆幸,自己跟他是双胞胎。”


他说:“我现在只希望,我能跟他再像一点。”


而叶修什么都没有说。他只是很从容地笑了一下,像少年时第一次走上荣耀职业联赛的赛场。


叶秋长时间的暗自祈祷大概成了真,骨髓移植初步成功,但随之而来的,是无穷无尽凶险无比的排异反应。


医院一周下了十二张病危通知书。叶修几乎没有清醒的时候,昏昏沉沉,高热不退,苏沐橙看得心都揪在一起。叶父叶母每天24小时地陪护,她连眼睛都不敢闭,生怕一闭眼睛,就再也见不到他。


陈果赶来了,兴欣所有人都来了,与叶修相熟的朋友们也都来了。甚至包括那些淡出荣耀圈将近十年的人:郭明宇,吴雪峰……


与其说是来探病,不如说是来祈祷一个奇迹。


排异反应非常严重,旁观者都觉得痛苦无比,可以想象叶修经受着怎样的折磨。苏沐橙一会儿希望他已经失去意识,不要再面对这些痛苦,又一会儿祈祷他已经醒过来。毕竟这个世界虽然充满苦痛,却也无比值得留恋。


你是选择安宁地放手离去,还是选择活着承受这些?


无穷无尽的痛苦和折磨,笑与泪,爱与恨,欢欣,惊喜,情谊,与荣光。


在第无数次深夜的大抢救中,她终于崩溃了。


“叶修!”她隔着玻璃看里边那个毫无生气的青年,看他身边忙碌的医生护士,身上插满的管子,一边流泪,一边撕心裂肺地喊:“叶修你醒醒……醒过来!你说你想赢的!”


陈果从背后抱住她,把她架开,两个姑娘相拥而泣。邱非沉默地脱下外套,披在苏沐橙身上。


那天晚上苏沐橙哭到脱力,迷迷糊糊地睡过去。几个小时后她被一阵巨大的喧哗惊醒,下意识地扑到病床前。


巨大的惊喜让她不知所措,眼泪当即涌出来,颤抖着用力擦了擦眼睛,又擦了擦眼睛。


病床上的青年笑着看她。他身上插满了管子,一动也动不得,只能虚弱地做一做口型。


透过模糊的泪眼,苏沐橙看见他说:“我赢了。”


21


又是一年七月。


国家队训练基地里来来往往,尽是熟悉的红黑相间的队服。没人对他的出现表示惊诧,也没有特意准备的热情欢迎。叶修慢悠悠地走着,一路晃进会议室。


会议室中坐得满满,正在进行复盘。国家队早就新人换了旧人。邱非在讲战术布置,乔一帆在本子上写写画画,高英杰垂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,戴妍琦托着腮出神,看到他进来,第一个明媚地笑着挥了挥手,于是大家纷纷转过头。那些人、那些专业名词、专注的气氛、茶杯缭绕而起的白汽、包括笔记本上印着的logo都那么熟悉。


会议长桌最前方,那张椅子空着。


不用询问国家队是否已经找到了新的领队。王位始终为他空悬。


于是叶修笑起来。病了三年多,身形清瘦了不少,T恤松松挂在身上,他看起来比以前还要容易倦怠,但笑起来的时候,那双眼睛依然闪着锐利又温和的光。


他反手关上门,走向自己的位置,走向会议室正中央悬挂的大屏幕上,金色剑刃交叉下“荣耀”二字。


他说:“我回来了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写这篇文,一是想看看是不是绝症梗就天生注定了ooc,二是想看看,如果叶修真的遇到了迈不过去的坎儿,他会怎么表现。


并不是为了让他痛苦,只是想看他会怎样战胜痛苦。


有一首歌叫做《掷地生光》。没有要授权,不敢擅自用作标题。但这就是全部我想说的。


我想叶修应该就是库珀那样的人,纵使被尘沙和雾霾压制在地球上,也永远有一颗宇航员的心。


谢谢每个看到这里的小天使。


谢谢队长,再次让我明白,人应当用怎样的热情去对待荣耀,和对待生活。


我爱你。


……以及你们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?我很想看你们的评论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今天补完了《奇葩说》,非常难过。


突然觉得自己可能并没有资格去触及生死这种命题。即使是落笔,也不过是浅尝辄止地临门踩一脚。


我有没有权力把这样的病痛加之于他?我有没有资格替他选择这样的结局?他会选择平静地离去,还是挣扎着活下去?


我怎么知道呢。我怎么能够抉择呢。这是太沉重的话题,没有经历过的人,全都无能为力。我没有那样的阅历,和那样的文笔。


死生亦大矣……死亡,本身也不是一个可以当做“梗”来看的事情。


这是一次失败的尝试。抱歉。

评论

热度(1478)